穗穗平安x

【K】起风了

*灵感源自Shelter这首歌的MV*

*私设如山,有Bug也是因为不够专业*

*框架蛮大,撑不起来是因为文字功底不足*

*他们都一直为了greater good在努力,我想让他们自私一次*

科学家N x 航太空科技人员T [AU向]


01.

2403年,这是Thomas平板电脑上展示的年份。

Thomas躺在床上用手轻轻摩挲着平板电脑光滑的框架,眼睛盯着平板却像在看别的事物。他在思考今天应该输入怎么样的梦境,该怎么在这个梦境里度过一天。

Thomas有自己造梦的能力,但他却不知道这个能力从何而来。他造的梦境从来都是稳定且不易破碎的,但场景里面总是只有他一个人。无论他进入梦境之前捏了多少个小人,都不会出现在设定好的场景里面。

久而久之,他也放弃了在梦境里捏小人的意图。

他只是,无可避免地感到孤独而已。

平板上清楚地写着今天是他来到这里的1008天,可Thomas对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毫无头绪,他甚至对1008天以前的所有事物毫无印象。像是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更准确的是,失去了从出生到1008天前的所有记忆。尽管如此,他却记得自己生活中的小习惯,记得所有生活技能,记得所有学习过的知识,也记得自己看过的风景。唯独关于认识的人类和一起做过的事情,他一个也想不起来。

他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划了划平板电脑的界面,设置了今日的梦境,眼睛一闭一睁,原本的房间突然就液化成了无数个小像素散开,又重组成一片绿油油的草地。

他躺在草地上,听见风吹拂过树叶的时候传来窸窣声,除此之外,什么也听不见。在整个他设置的场景里,只有他自己。

他把头枕在胳膊上,静静躺着发了一会儿呆,才站起来环顾四周。像素会随着Thomas视线扫到的地方开始组合成他提前设置好的景象,也可以随着他脑海里突如其来的想法构建而成。

一堵又一堵的石墙围着草地拔地而起,草地四周散布着不同大小的帐篷、支架和木屋,像是个小型村落,有着自己独一套的文明。

这是Thomas从花了近300天,才慢慢建立起来的小型部落,每一个地点的小细节都设计得非常完善,只是缺少了人气而已。

风吹过帆布出飒飒的声响,在无人的空地里显得有点吓人,但Thomas一点也不慌张,安安静静地从站起来的地方往石墙边缘走。

石墙上有些名字,是他刻上去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刻了。那些名字是直接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的,所想即所得,刻完了之后才意识到他并不认识这些人。

他的记忆库存里没有可以对应这些名字的脸部特征,也没有可以匹配的相关记忆。名字就像腾空冒出来的一样,有些名字甚至在他无意识的情况上被一条深深浅浅白痕横穿过,宛如白刃,宛如疤痕。

今天是开始设置石墙后面的景色的日子。这片林地里的大大小小,他都设置完了,剩下的就只有这堵石墙之后应该有的东西。

他穿过两堵巨大石墙之间的缝隙,里面一片虚无。像是一片虚空,没有实地,看不见边界,只有一片纯白色。

像是Thomas现在的思绪一样,什么都没有。

他不知道应该要在石墙之后放些什么。森林?

一大片茂密的森林顿时取代了整片虚空,一棵一棵参天大树破土而出绵延数十里又瞬间消失变成空白的虚无。

森林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沙漠?

黄沙再次取代虚无,还带来阵阵热风,可是Thomas摇摇头,黄沙又消失得一干二净。还是只剩身后的林地和那堵石墙。

迷宫吧。

随着Thomas心中所想,一层又一层的石墙拔地而起,上面还附着着一些青苔和藤蔓,还有斑驳的划痕,像是历经数十个月的洗礼,又潮又阴。

Thomas抬头,发现因为石墙的原因已经无法看到清澈的天空了。


After some time, I stopped thinking about that.

Maybe I forgot how to think at all.

Nothing changes anymore.

The world that belongs only to me,

Each and every day, continue on. 

But I'm not lonely. 

It doesn't bother me at all


02.

“我出门啦。今天不回家了,最近解药的研制好像取得了突破,得加班了。”Newt出门前俯身在还坐在餐桌前吃晚餐的Thomas的额头亲了一口。

“好,你小心一点。听说最近病毒已经慢慢不太受控制了。感觉这不太像是流行性感冒,更像是大规模瘟疫。你记得戴口罩。”Thomas也抬头在Newt的下巴啄了一口,然后转过身认真的看着他。

“好,我会注意的。你今天也早点回家。研究所的东西处理完就赶紧回家。”Newt弯腰从Thomas的餐盘里挑了个小餐包就往嘴里送,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嗯。万事小心。明天见。”Thomas朝Newt眨了一下眼睛,Newt就往门外走了。

2403年8月3日,医管局确认此次“流行性感冒”是瘟疫前兆,呼吁民众做好不被感染的保护措施,并采取行动将感染的人隔离起来。

Newt所在的实验室开始日以继夜的研制解决这场瘟疫的解药,常常凌晨2点才回到家。

“Hey Newtie。”Thomas在Newt悄声进入房门的时候睁开了眼睛。

“Hey Tommy。”Newt坐在Thomas的床边握住Thomas伸出来的手。

“Hey babe。怎么了吗?看你好像很烦的样子。”Thomas抬起一只手轻轻碰了碰Newt的侧脸。

“嗯。解药研制无法突破瓶颈。”Newt闭上眼睛,神态中满是疲惫。

太阳耀斑爆炸的那一刹那产生了变异的病毒并传播到了地球上,病理学家给病毒起名为Flare。病毒不仅使人失去理智,到晚期更会使人丧尸化。

第一例感染病毒的人在三天前已经丧尸化,而Flare正式登陆地球也就一个月以前的事情而已。第一例病人的案例很快造成了恐慌,超市内的干粮存货一扫而空,可Newt的实验室依旧无法取得突破。

解药无法完全阻断病毒生长复制并传播,他只能抑制病毒的生长。待解药的药效消除,病人会比服药前更痛苦,且会变得比之前更残暴。

他们没有办法之下只能把所有愿意参加药物试验的病患关在增强安保了安保系统的房间里,并且日以继夜地研究目前的解药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可Newt的团队还没把解药研制出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03.

Thomas在林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和往常呜呜的风声不同,这次他听见了窸窸窣窣的说话声。

他坐起身的时候,说话声变得更响了,可是他却听不清那人在说些什么,他甚至看不见任何人。

可他是真真切切的听到有人在说话。和以往那些风声和被风吹动的物品声音不同,他是真真切切听到一个一个单词往耳朵里蹦,可他的脑子却无法把这些单词运转并且转换成有意义的句子。

“Tommy。”

Thomas感受到左边耳朵有风拂过,带来了这样一个单词。他猛地转过头,身后只有那一堵刻了名字的石墙。

“Please,Tommy。”风声灌入耳朵的时候也带着这样意味不明的单词。Thomas摸不清思绪,可这是1023天以来他第一次听见有人说话,虽然他看不见人影,但也不觉慌张恐惧。

他只觉得,温暖。

甚至有种错觉,觉得自己不是孤寂的。这个世界不是只剩自己一个人的。

他坐在草地上四处张望,想仔细听听下一次微风会带来什么消息。像是迫不及待想要肯定自己的存在,肯定声音的存在。

可风突然停了,像是空气完全静止了一样。连刚刚还随着轻风微摇的草也不再动了。

他站起身,打算进迷宫里跑一跑。

然后他听见,“Go Tommy。GO!”

四周依旧空无一人。


04.

病毒异变得非常快,短短三个月内W城近一半的人民已经被感染了。病毒吞噬大脑和人体的速度也是所有病理学家和药理学家意想不到的快。

解药依旧研制不出来,可Newt发现了一个完全对病毒免疫的人。

Flare爆发四个月以来,所有人或多或少都因为病毒而染上流行性感冒或持续低烧,无法痊愈。但他发现Thomas自病毒爆发以来都保持着异常健康的状态,似乎完全不被病毒影响。

Newt本身已经持续咳了三个月,无论吃什么药都无法痊愈,后来实验室发现病毒会让周边尚未感染的人免疫力大幅下降,并且从而加大感染的概率。

实验室在陷入恐慌并加紧研究解药的时候,Newt偷偷在Thomas睡着的时候抽了一管他的血。

Thomas的血可以可以在短时间内完全阻断病毒的生长,断开复制链,病毒停止生长后会在体内慢慢被其他的杀手细胞吞噬掉。

可是一旦将血液提炼成血清,更无法直接从血液里复制。里面可以将病毒杀死的东西无法同步被提炼及复制出来。

Newt也试着将Thomas血液的化学方程式解析出来,却发现和普通人的并无二致,根本无法从里面提炼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简言之,只有Thomas自己的血,可以救人。

可是感染患者基数过于庞大,Thomas体内的血也不足以在短时间内治疗所有的Flare患者。

他在人民的福祉和自私的爱意里反复挣扎,他无法轻易决定断送所有患者的希望,可他也无法牺牲他自己的爱人。

所以Newt辗转反侧了两天,决定辞职。

2403年,人类已经可以随意使用太空飞行器来场太空漫游,甚至可以在短时间内穿越好几个光年。就像400年前的人类坐飞机出游一样稀松平常,但所有飞行器的飞行都必须由飞行器制造公司监管且同意。

Thomas作为WCKD飞行器公司的骨干,曾经为WCKD造过不同型号的飞行器。最新的飞行器设计完成并量产之后,WCKD为Thomas和Newt在公用发射基地配备了一台专用的发射器以及飞行器,只要Thomas和Newt想要,他们就可以随时请假去太空旅行。

本就计划在10月的太空旅行,被这一场瘟疫全盘打乱。

Newt辞职之后每天都手持通行证往发射基地跑,偷偷地在飞行器里装上各式各样的维生装置和造梦装置。飞行器上的维生装置可以维持单独个体50年的生命,而造梦装置则可以维持个体的脑细胞处于活跃状态,不至于在短时间内因为没有思考而造成脑衰。

Newt知道,就算他不发现Thomas异于常人,也会有更敏锐的人发现的。病毒爆发得越久,这个区域就越危险,Thomas的性命安全更无法保障。

所以Newt想把Thomas送走,越远越好。


05.

1024天。

今天的风好像格外的大,刮得Thomas的脸颊生疼,吹在帐篷的帆布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像是有人故意去扯动帆布发出的声音。

他躺在林地最边缘,头上是刻着奇怪名字的石墙,身边的草丛因为大风吹的沙沙作响,不远处缠着藤蔓的架子也在风中摇摇晃晃像是要倒塌一样,就连木屋的门也被吹得吱呀作响。

所有声音组合在一起就像是恐怖片的前奏,Thomas却安然地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完全不受影响。

他在等,等待那个声音。

那个说话的声音。

风停的时候Thomas坐了起来,一脸迷茫和失望,对声音出现的规律毫无头绪。

他刚想站起来穿过石墙走入迷宫的时候,他听见了。

“Tommy。”

“Tommy?”他听见这个昵称的时候一脸困惑,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自己。想想也是,毕竟自己好像失去了记忆,但怎么失去的自己也想不起来了。

“Remember the space trip we have planned?” 这次他听清了这句话到底在说什么,是把带着英音的男声,声音温柔地提问着。

“We're going now. ”他听见那个人这样说道。他这次靠坐在石墙上,双手抱膝。隐隐约约间,像是看到一团草金色的模糊影子。

风变得缓缓地,吹动着Thomas的刘海。刘海的飘动刺得Thomas眼睛发痒,随着风声而来的男声也让他眼睛发酸。

他狠狠地闭上眼睛,想要缓解那股不适。

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影,坐在木椅上,身后的场景是从未看过的景象。那人身后的书柜随着风向的不停转换而变得不稳定,摇摇晃晃地像是随时就会散开。

唯独Thomas眼前的那个人是清晰的。Thomas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也不敢伸手去碰。

风声更响了,在空中呜呜作响,像是能凭空将Thomas卷起来,卷进去回忆的漩涡,卷进眼前那个人的怀抱。

Newt。

起风了。


07.

Sorry Tommy. I love you.


08.

“Are we really going to a space trip right now?”一路上Thomas都不敢置信地一直在问Newt同一个问题。

“Ofcourse。” Newt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路况,一只手操纵着方向盘,一只手放在排档杆上。

Thomas把手也放到排档杆上紧握住Newt的手,犹豫了几秒问道:“You sure?实验室的解药研制完成了吗?”

“嗯。” Newt看了Thomas一眼,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那太好了!实在是值得去放个假。” Thomas听到这个回答笑了起来,蜜色的瞳孔亮亮地注满了笑意和爱意。

“But you don't feel right. 你看上去超紧张的,怎么了嘛?” Thomas高兴了几分钟又认真地盯着Newt看。

Newt没有回答。

他在发射基地前停好车,转身认真地看着Thomas,黑色的瞳孔亮晶晶的,分不清是流转着爱意的光还是已经快忍不住的泪水。

“No matter what, please know that I love you.” Newt认真且郑重地说出这句话,像是求婚一样庄严,又像是赴死一样悲壮。

“You moron? I know that so damn well. I love you too babe.” Thomas伸手碰了碰Newt的眼角,又捏了捏他的脸颊。

Newt下车之后转身扑向Thomas。Thomas踉跄着接住Newt突如其来的热情,傻笑着揉了揉怀里那个人的金发。

他最后一件意识到的事情,就是Newt凑上来不停在颤抖的唇,苍白却炽热。他刚想推开Newt问Newt发生了什么,一切就陷入了黑暗。


0.

飞行器里面,无数个生命仪器软管接在穿着白色上衣和褐色休闲裤的黑发男子身上。

一切如常,数据正常。

数据如过去的1023天都没有强烈的变化波动。

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跳仪的数据尤为猛烈,等到数据恢复正常的时候,那人脸上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呢。



-.

Even if these memories are miserable,

These memories make me stronger.

I'm not alone, because of you.


END


 
热度(41)
我搞的就是真的
© 穗穗平安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