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穗平安x

Gone,Gone,Gone (哈德向)

OOC以及不好吃都是我的锅,开了个脑洞。大半夜的速打,未检查,有手癌请告知。
欢迎一起聊聊意见哦!
脑洞来自 Philip Philip的Gone Gone Gone。
推荐作为本文BGM

=正文=

1.

I’m not moving on, I love you long after you gone.

 

“Harry你起床了没!你快迟到了!“伴随着Hermione的声音在门外猛地响起,伴随着哐哐的敲门声。Harry此时仍然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听见Hermione的声音后也只是翻个身将被子蒙上自己的头,试图隔绝烦人的噪音。

“Harry!平常你想怎样没人管你,但你今天不许迟到!快起床!”Hermione不断敲着Harry的房门,那气势仿佛想将那扇碍事的门炸开。

“HARRY POTTER!“ Hermione的声音不断透过门缝骚扰着Harry,不胜其扰的Harry终于坐起身。

“Oh,Come on Mione!看在我昨晚凌晨才睡着的份上,能不能别那么早把我叫醒?” Harry烦躁地挠着头,打开了房门。

Hermione在看清门后的Harry之后倒抽了一口凉气,声音顿时拔高成带有焦躁的尖锐感:“我的天Harry!你居然还没起床!今天是那么重要的日子你怎么能这样吊儿郎当!”

”Hermione,看在现在才六点的份上。典礼8点才开始呢!“ Harry转身走进浴室时悄悄翻了个白眼。

“才六点!”Hermione有点神经质地开始原地踱步:“现在已经七点了!你再不快点你会迟到的!”

“十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你怎么那么紧张?快出去,我换衣服呢。“Harry从浴室出来便将Hermione往房门外推。

“你快点!”Hermione在Harry关上房门前再次嚷了句,便下楼了。

 

早上7点45分,魔法部的大厅已经挤满了人。而此时的Harry刚抵达魔法部正门口。

“哦我的天Harry,你的头发怎么没办法弄平!我已经尝试了所有我知道的魔咒,它们怎么还是这样支愣着!”Hermione跟在Harry侧边用魔杖戳着Harry乱七八糟的头发,边拖着Harry急速走向魔法部的大厅。

刚抵达大厅就有人看见Harry标志性的乱发,大厅里顿时比刚刚嘈杂了许多。

“快去前面,典礼快开始了,快去。我在这里等你。”Hermione停在人群圈起来的最里边,将Harry推上台后便和Ron找位置坐下。

 

“欢迎大家来到五年一度的魔法部部长入职典礼。”Kingsley的声音被魔咒放大,在整个大厅内回响。

“经过审核,我们一致认同HarryPotter先生深具成为部长的特质,而今天正是他的入职典礼。现在,让我们有请Harry Potter先生为我们说几句话。”

Harry清了清嗓子,依样画葫芦地在自己的声带上施了个扩音咒:“首先,非常感谢大家的爱戴,推举我成为本届的魔法部部长。”

底下响起一片欢呼,此起彼落的欢呼声回荡在宽阔的大厅内久久不能停歇。

Harry等到声音渐弱后再次开口:“但是,恐怕我无法胜任这个职位。于此,我决定回拒这个荣誉,并辞去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司长一职。辞职信此时相信已摆在魔法部长的桌上。魔法部长一职,我深信仍有更多人比我适合这个职位。其中,与我并肩战斗过的Mrs.Weasley正是人选之一。我深信她将比我更能适合部长一职。”

底下乱哄哄地闹成一团,而Hermione和Ron的表情却比任何人淡定,仿佛早已知道这个消息。他们俩坐在乱成一团的人群中显得特别突兀。

“以上,是本次典礼我想与大家说的话。告辞了各位。”Harry向台下的人微微了躬下身后,黄金三人组同时消失了在人群里。

 

格里莫广场12号昏黄的灯光暖暖地洒在三人的身上,Harry舒适地赖在沙发上,看着壁炉里噼啪作响的火焰燃烧着。

“Harry,你真的决定了?”最终Hermione叹了口气,打破了沉默。

“Mione,Harry的决定一向没有人能动摇。我们能做的只是支持他而已。“Ron搂着Hermione的肩。

“那你得保证你会按时给我们写信,否则我就杀到戈德里克山谷把你揪出来。”Hermione眼睛顿时红了一圈。

“知道了,Mione。别哭了,我会不舍得你们的。“Harry揉了揉Hermione的头,露出无奈的笑。

“你会不舍得才怪!你都那么坚决地决定要离开了。”Mione泄愤似地锤了一下Harry。

“时间差不多啦,我真的得走了。”Harry拍了拍Ron的肩膀: “这里就交给你们啦。

 

*

初冬的戈德里克山谷仍是秋意绵绵。雪还在仔细酝酿着,落叶的痕迹仍清晰可见。但Harry知道,冬天已经来临了。那潮湿阴冷的气息已经开始侵蚀这片大地,就像当年那个夏天的阴雨一样吞噬着Harry的心。

Harry捧着两束花走进戈德里克墓园。Harry踩在落叶之上,脚步缓慢但却坚定地往前走,像完成仪式一样庄严,枯叶被踩碎的声音响彻寂静的墓园。

不知道走了多久,经过多少个墓碑后,Harry才停下来。

『最后一个要消灭的敌人是死亡』那句铭文一直刻在Harry的脑海里,正如它不朽地刻在那方白色的大理石上。

“妈妈,爸爸。我来了。”Harry将那捧白色的百合放在墓碑前,然后抱着另一束花坐在了父母的墓旁,将身躯靠在墓碑上。

“我辞去了魔法部部长的职位。我觉得那不适合我。”Harry说完这句话就停顿了一下,听着细微的风声从耳边拂过,仿佛听着自己的父母正在应和自己的话。

“我知道你们会赞成我这个选择的。我选择搬回戈德里克山谷,我们的家我已经修缮好了,也尽力将他们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真希望你们有机会看看。”亮绿色的眸此时显得有些黯淡,嘴角仍扯着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父母说着话。耳边传来那些细小的风声像是在回答Harry的问题一样总在Harry停顿时微微拂过Harry的脸庞。

天色一点一点暗下来,暖暖的橙色和沉沉的紫色像打翻的调色盘一样和在一起,有点突兀但却令人惊叹。

“我该去看另外一个人了。谢谢你们让他住在这里。”Harry伸出手蹭了蹭已经开始微微发着光的白色大理石,犹豫了一下,最终轻轻地落了一个吻在那句铭文之上。耳边响起的,是Hermione说的那句话:“虽死犹生。”

 

Harry站起身走向立在詹姆·波特和莉莉·波特的墓旁边的墓碑。那方坟墓效仿波特夫妇的墓碑,是以白色大理石堆砌而成的。墓碑上面只有一句话:『Past can hurt, but you can learn from it or run from it. 』

Harry轻轻地将那捧夹杂着几簇满天星的香槟玫瑰在墓前。Harry靠在墓碑旁,轻声地对着墓碑说着些什么。脸上是有点模糊的笑,天空完全暗下来的时候雪却开始飘了起来。他静静地坐在那看雪落下来,直到雪逐渐铺满整个山头。

“下雪了呢,”Harry轻声呢喃,“Draco。”

2.

I’ll lie, cheat, I’ll beg and bribe, to make you well.

 

1998年6月,Malfoy家的审判正式提上日程。威森加摩委员会似乎已经决定要Malfoy家为战争付出巨大且惨痛的代价,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Harry Potter在战争结束后便积极恢复魔法界秩序,一切审判他都未曾参与。但Malfoy一家进行听证会的这一天,他出现在了魔法部。

Harry Potter作为证人提出了证实Narcissa Malfoy和Draco Malfoy曾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护住自己的性命的证据。最后的审判以Malfoy家资产三分之一为魔法部没收,且一年内不得在Malfoy庄园外使用魔法告一段落。

听证会结束后,Harry就马上离开魔法部,继续投身在重建魔法界的工作上。而Malfoy一家虽曾对Harry有怨言,但仍细致地在事后派了只猫头鹰邀请Harry到庄园内聚餐,以表谢意。

Harry不顾Hermione和Ron的极力反对,决定答应这个邀请。

这顿晚餐并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Lucius虽然在用餐过程中鲜少开口,但却仍愿意与Harry聊聊最近魔法界的事情以及为Harry协助重建魔法界时遇到的瓶颈给予一些建议。

餐后Narcissa带Harry逛了一圈庄园,和Harry聊天时俨然已将Harry当成自己的儿子一般看待。

Harry最后离开的时候,Narcissa邀请他下次再到庄园拜访。而Harry向Narcissa表示他非常愿意再次光临Malfoy庄园。

离开庄园的Harry马上幻影移形回到格里莫广场12号。克里切早将壁炉里的火升起,空旷的屋子里只有Harry一人。坐在壁炉旁边的沙发上,Harry连日来连轴转的大脑和身体已经接近虚脱的边缘。而此时,温暖的壁炉伴随着木柴烧得正旺的噼啪声,睡意像海水一样扑上海岸,掩盖住了Harry所有的意识。

 

When enemies are at your door, I’ll carry you away from war. If you need help.

Harry朦胧间仿佛回到了那个大厅,暗沉沉的,没有一丝生气的大厅。他跪在那里,眼前一片模糊。看见的只有头顶上那盏巨大的吊灯和Draco淡金色的发色,听见的只有Bellatrix尖锐的笑声和Draco颤抖的声音。

“我不知道,父亲。”那颤抖的声线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模糊间他看见Bellatrix将Draco的脸按到自己面前。

“看清楚点!是不是Potter!只要一确认我们就可以召唤黑魔王了!”Bellatrix明显兴奋起来的声音正折磨着Harry的大脑。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我没有办法肯定!他的脸那么肿,我看不清楚。”Harry明显看见Draco灰蓝色的瞳孔在接触到自己翠绿色的眸时的慌乱。但他用力咽了咽,最终颤抖着开口否认。

Harry内心里满是疑惑,然后镜头一转来到地牢里。Harry这次却好像局外人一样看着一切发生。

他看着自己从Draco的手中抢走魔杖,看着Ron在吊灯掉下来前推开Hermione,看见Dobby死亡的整个过程。

在整个梦境旋转着消逝前,他转头,看见了Draco看着他逃走时那明显放松下来的肩膀。

 

When life leaves you high and dry, I’ll be at your door tonight.

模模糊糊地掉入了另一个梦境,这次的Harry是以第三者的姿态看着一切的发生。

他看见Draco将那张纸条折成纸鹤前对他施混淆咒,但他没办法看见被施咒前纸条的原样。他记得纸鹤飞到自己面前时Draco脸上明显的笑意,那种从未在Draco脸上看见过的笑意。那时的Harry未仔细注意那个笑。但在梦里仔细地瞧,他才看见,Draco的耳廓悄悄地在Harry接过纸鹤后红了大半。那嫩粉的颜色像那三月中旬盛开的樱花,浅浅地印在Draco的侧脸。

窗外的阳光映在他的轮廓上面,竟让Harry有些移不开眼睛。那笑窝浅浅的挂在嘴角,眼里汹涌着Harry读不懂的东西。Harry站在那条过道上想,Malfoy以前对我笑起来,原来不是充满敌意的啊。

画面再次旋转,而这次是火焰杯选择完勇士的那晚。

Harry看见和Ron吵架后的自己披着隐形衣离开了格兰分多塔,来到占星塔之后,坐在外面吹了一夜的冷风。Harry记忆中那晚的风一点都不像现在一样凛冽,他转回头,看见当时他没看见过的东西。

Malfoy躲在门的阴影之后,悄悄施了个保暖咒,坐在门外无声的陪了Harry一整晚。浅金色的睫毛映在眼窝形成一圈阴影。他看见Malfoy叹了口气,嘴唇开开合合地自己对着自己说些什么。风声太大,Harry有些听不清。他走近一步,听见的是:“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的,但是你要自己注意安全,三强争霸赛真的很危险,Harry。”

 

Your hope dangling by a string, I’ll share in your suffering, to make you well.

画面飞速地旋转,最终停格在女生盥洗室。而这次,他以自己的视角重新体验这一切。他看见Malfoy对着镜子喘着粗气,那令Harry感到一阵强烈的不适。仿佛有什么正催使他做出一些不合伦常的举动。

再然后便是决斗,Draco使出钻心剜骨时Harry打从心里感到后怕。他莫名地希望Draco打中自己,而当Harry从自己的嘴里听见神锋无影的咒语时,已经来不及了。

Draco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水哗哗地流得满地都是。Harry呆呆地看着Snape将Draco带走。他无意识地跟着Snape来到了医疗翼,看着Mdm.Pomfrey和Snape手忙脚乱地替Draco疗伤。而一切平静下来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当Snape和Mdm.Pomfrey离开医疗翼之后,他看见Draco睁开了眼睛。

浅金色的发在莹白月光的映照下显现出一种奇异的颜色。像是夜晚的河闪着银白的光,更像是守护神在一片黑暗中显现的颜色。

Draco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躺着,睁着眼睛,像是失去了生命体征一样躺在那里。过了好久好久,他才将头转向门口,盯着Harry站着的方向,但却看不见Harry。他的眼神像是看着一篇虚无缥缈的雾,唇边扯起一抹苍白的笑。然后他听见Draco嘶哑的声音:“我该怎么办,Harry。”

 

3.

When you fall like a statue, I’m gonna be there to catch you, put you on your feet.

1998年5月2日,霍格沃兹战役结束。无数条生命在这一天陨落,像天空划过的流星雨,数也数不清。光明方胜利了,短暂的庆祝后,接踵而来的便是一场又一场的葬礼。Harry参加了太多场葬礼,参加到后来,他已经开始对死亡这件事情感到麻木了。

而6月5日这天,他收到了一封来自Malfoy庄园的信。

信送来得毫无预警。Harry收到信的那天下着绵绵细雨,一只浅灰色的雕號从雨中飞到Harry面前,将信丢在Harry的早餐碟子中,就飞走了。

信封上是华丽的花体字,用的是墨绿色的墨汁。上面写着Harry Potter亲启。

Harry将信转到背面,看见的是Malfoy家徽的蜡封。

 

那是Harry参加的最后一场葬礼。他捧着一束天蓝色的满天星,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来到了Malfoy庄园。那天一整天天都是灰色的,云层低的像是要垮下来,雨不停地下着。

而Harry安静地参加完葬礼。葬礼之后,Narcissa将他留了下来。她递给Harry一盒用缩小咒缩小过的盒子,告诉他这是Draco指名要留给Harry的,然后就离开了。

Harry面无表情地将盒子揣进兜里,连伞也不打,就离开了庄园。

Harry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直到浑身湿透才终于回到格里莫广场。随手给自己甩了个烘干咒,才开始放大那个盒子。

盒子最上面放着的是一封信,Harry将信取出来后,看见了贴着Draco Malfoy名字的玻璃瓶和一个塞满了纸鹤的透明盒子。

那个透明盒子也被缩小咒缩小过,放大之后足足有原本箱子的一倍。打开盒盖后,里面的纸鹤一下子全散开来,在客厅里扑棱着翅膀。

Harry抬手抓下其中一只纸鹤。

「1994.7.31

    今天是Potter的生日。我存了好久的礼物终究没有送出去。折了那么多纸鹤从没见Potter有什么表示,真是太讨厌了。真希望他能发现混淆咒后面的秘密,变成Harry。」

 

4.

You will never sleep alone, I love you long after you gone.

Long after you gone gone gone.

 

魔法界在2008年终于安定下来,HarryPotter推却魔法部长职位,搬回戈德里克山谷。

戈德里克山谷的墓园,长眠着许多勇敢的斗士。在波特夫妇旁边有方只有铭文的墓碑。

那是Draco Malfoy的长眠之处,也是将来HarryPotter安息之地。

 

You’re my backbone, 

You’re my cornerstone.

You’re my clutch when my leg start moving.

You’re my head start,

You’re my rugged heart.

You’re the pulse that I’ve always needed.

Like a drum, don’t stop beating.

Like a drum my heart never stop beating for you.

 

====FIN====


 
热度(34)
我搞的就是真的
© 穗穗平安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