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穗平安x

【范宜】매일 每天

预警:现实向,私设如山,Bug有。糖糖糖!!!
   不好吃都是我的锅。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除范宜外,其余一切友情向。

脑洞来源:在听每天这首歌的时候看见是wuli里兜作词作曲,然后在补范宜糖时发现了那个里兜写给Mark的信。于是开了个脑洞。

【正文】

1.

林在范轻手轻脚地推开宿舍的大门,玄关昏黄的声控灯在全黑的宿舍显得特别突兀。在范脱下球鞋之后便摸黑走过客厅,接近房间时却发现自己房门下透着灯光,推开房门却发现房内空无一人。桌上的时钟在寂静的夜里咔嗒咔嗒响得特别大声,时钟的时针赫然指着三点整。

时钟旁边放着一个浅蓝色的保温瓶,林在范走近书桌,才发现保温瓶下压着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是段宜恩有点凌乱的字迹,在范疲惫的瞳孔瞬间被喜悦填满,转开保温瓶的盖子,把鼻子凑近瓶口便闻到涩涩的中药味。

「 Jaebumie:

参汤是中午炖好的,大家都喝了,这份是你的。不管多晚回来都要记得给我喝光。还有,我把小七赶到我房间睡了,免得你回到宿舍把他给吵醒了。明天的录音我和哥说改成下午了,你睡晚点。明天下午的时候你才到舞蹈练习室和我们汇合就行。注意点身体,早点睡。晚安。

                                       Mark 」

2.

在范的手指轻抚过纸上不太平整的字迹,仰起头便把参汤咕咚咕咚三两下吞进肚子里。意料之外的,刚刚下肚的参汤透着丝丝的甜味,仿佛有人在汤里放了过多的糖。皱了皱眉,将纸条放进抽屉内黑色的金属盒内,便拉开房门将保温瓶带到厨房清洗干净。

快速地洗了个澡,在范觉得精神比回到宿舍前好多了,拿出包里的MP3和两张稿纸。轻飘飘的两张纸握在在范的手里却有了沉甸甸的实感。两张稿纸被在范小心地用纸镇压在桌上,挂上耳机,把刚刚录好的demo放到了单曲循环的列表里。

不知不觉地,便靠在床头睡着了。

早晨起床的时候,在范发现耳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摘了下来,而自己的睡姿也从坐着变成了仰躺。在范坐起身便看见自己的mp3和耳机整齐地躺在稿纸上面,而纸镇压着的是另一张鹅黄色的小纸条。

在范起床走到书桌前坐下,将纸镇小心地移开,映入眼帘的是宜恩略带匆忙的字迹。

「 Jaebum:

下次睡觉别带着耳机,伤耳朵。你是歌手,耳朵很重要。我们出门了。你2点前到练习室就行。待会儿见。

                                   Mark 」

在范将抽屉内黑色的金属盒抽出来,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堆满了鹅黄色的便条纸和两条深蓝色的手链。在范将鹅黄色的便条取出重新整理好,便开始翻看时而整齐时而凌乱的字迹。从第一张便条看到最后一张市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在范小心地将每张便条的边角压平整,指尖轻轻刷过那些字的痕迹,眼里溢满的是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但嘴角的笑意却苦涩地令人心疼。

那两条蓝色的手链静静地躺在盒中央,在范将便条放入盒内,取出那两条手环摩挲着,两眼放空地发着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到手机信息的提示音响起才回过神来。

「哥! 」

「还没起床吗!」

「哥!!!!」

「起床了。干嘛」

3.

消息刚发出去Jackson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哥!”Jackson的声音里满是着急。

“干嘛呢,那么着急做什么。”在范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Jackson哥!!!Mark哥千交代万交代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可以吵醒里兜!你干嘛!”在范隐约听见荣宰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话筒旁边。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谁管你Mark哥说什么。”Jackson捂着话筒和荣宰说了几句,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林在范突然间失去了温度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在范控制着自己不要吼出这一句话,害怕伤害到年幼的弟弟们,但心中不好的预感笼罩着他,让他有些焦急。

“Mark哥在练习室里晕倒了。”有谦抢过电话对着电话的另一头说了这样一句话,便听见一阵忙音。林在范把电话盖了。

“呀,你们开什么玩笑不好,这样玩里兜和Mark哥。”BamBam翻了个白眼,仰头灌了口水,躺在地上猛喘气。

“就是!Mark哥都说了不准吵醒里兜,你们还要开这种玩笑!”饶是好脾气的荣宰这个时候也有点生气。

“哎呀没事的荣宰哥。反正Mark哥去了便利店,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的。”有谦一脸坏笑地揽住荣宰的肩膀,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荣宰的脸。

“呀,没大没小!我是你哥!待会儿里兜来了你们就死定了。”荣宰拍开有谦的手,有点担心。

“没事的!我们的大哥line出了名的脾气好的。”Jackson绕着练习室颠儿颠儿地跑来跑去,乐天地下了结论。

“你想太多了Jackson哥,你是没听见刚刚里兜的声音,好可怕呀。”有谦放开荣宰的肩膀,双手握拳放在唇前佯装颤抖。

珍荣在一旁翻白眼,大难临头了还不知道。Mark哥和里兜的底线说是说很宽,但这俩已经同时碰到俩人的底线了。虽然有点对不起成员们,但他还是想为待会儿会发生的事情对惹事的两个人说:“活该。”

4.

林在范冲到公司才想起应该买些食物给段宜恩,毕竟宜恩每次晕倒都是因为没吃饱就做激烈运动。

“叮咚”

在范走进便利店却发现宜恩正穿着白色的棒球衫站在柜台等待结账。快步走到宜恩身边,脸上皱着眉不悦地盯着宜恩。

“你不是晕倒了,他们怎么会放你一个人下来买东西,他们人呢?”说完就四处张望,企图找到其中一个成员的人影。

“你在说什么? 你怎么那么早起床?不是让你睡晚点?”宜恩拿出蓝色的小钱包结账。

“你晕倒了怎么还一个人下来买东西?”在范因为不悦声音略微提高,但他还是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他不想吓到宜恩。

“谁跟你说我晕倒了。”段宜恩翻了个白眼,“我只是下来买零食而已好不好。别乱咒我。”

“Jackson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你晕倒在练习室了。”在范皱着眉头,接过宜恩手上一包塑料袋。

“他打给你把你吵醒了?”这会轮到宜恩皱起了眉,俩人眉间深深的折痕如出一辙。

“没有,我被你晕倒这个消息吓坏了,连忙就赶来了。”在范摇了摇头,在Jackson打给他之前他早就醒了。

“你还飚车了?”宜恩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在范有点畏缩地点了点头,换来宜恩一记瞪眼。

“我没晕倒,你被Jackson骗了。”段宜恩感觉得到自己体内正在升腾的怒气,已经不断地交代无论如何不能吵醒在范,那两个小子又给我惹事。

“啊?那家伙居然骗我?”在范伸手推开练习室的门,便看见五个人闹成一团。宜恩阴沉着脸不说话,越过在范将零食袋碰地一下砸在角落。即使生气了,他还是不想对自己的成员们发脾气,只自己承受。

“怎么了这是?”珍荣一手搭上在范的肩膀,下巴抬了抬往宜恩的方向示意。

“你们过分了啊这次。”在范嘴角虽然扯着笑,但熟悉他的珍荣却知道在范真的生气了。

Jackson和有谦小心翼翼地看看Mark又看看里兜,察觉到了空气里的不对劲,才发现自己这次玩笑真的开大了。

Jackson咻地窜过去Mark的身边开始讨饶,而有谦也乖乖地去平息在范的怒火。俩人连声表示不会再开这样的玩笑,Mark和在范的脸上才有一丝丝的笑意。

5.

被这样一折腾,时间已经快到约定好录音的时间了。七人将练习室里的东西收拾好便就近解决了午餐。

来到录音室的时候,经纪人早已在那里等着。七人打闹着进了录音室,经纪人才开口说话。

“今天要录的是在范昨天刚录好demo的自作曲,你们先听一遍。”说完就压下了播放键。

满是圣诞气息的前奏响起,然后就是在范清澈的声音。

『为了我什么都做的你

有我在的地方 也总会有你

我真的很感谢 非常感谢你

言语无法完全表达我的谢意

对我来说 和你在一起的时间

比任何时间都来的幸福

我们一起的现在

对我来说如此的珍贵』

段宜恩听着在范的声音像是完全沉浸到了这首歌里头,和作词的人产生了某种共鸣。他没看见在范看着他的眼神,他戴着耳机,只听得见耳机里那用着最真挚的感情唱出来的歌。

『每天都想要见到你 每天都觉得心动

就这样一直呆在我的身边吧

每天看到你都想起 唯一的站在我这边的你

能拥有这样的你 对我来说如此幸运

在我蜷曲的肩膀后 向我伸手得

那时候我有了力量 给我力量的你

我非常感谢你 真的很感谢』

段宜恩隐隐约约听见Jackson和珍荣的声音,张开眼睛,就看见他们两人夹着在范正在严刑逼供。

“说!怎么写出这样甜蜜的情歌的!”珍荣把在范推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在范。

“说!你喜欢的人是谁!哪个练习生!”Jackson一脸八卦的坐到在范身旁,晃着在范的肩膀,仿佛这样他就吐出一个半个的名字。

从宜恩的角度看过去,他看见在范的耳尖通红。他隐藏起心中有点沮丧的情绪,走向在范。

“呀你们,别欺负你们里兜,赶紧写几首比得上你们里兜的情歌就是。”Mark的语气里满满都是调笑的意味,但眼睛却始终不肯看在范一眼。

珍荣看在眼里,他感觉得到Mark一瞬间沮丧下来的情绪,也看见了在范不断偷瞄Mark的视线。这么一首甜蜜的情歌,偏是这两个人才别扭着认为对方并不喜欢自己吧。

6.

录音进行地很顺利,花了三天就录好了整首歌曲。录音师交完整曲给在范的时候大家一涌而上抢着要第一个听,宜恩却反常地默默退回房间。

在范索性将记忆棒丢给珍荣,让他用电脑在客厅里放给大家听。他自己则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内取出那两条蓝色的手链,再次走出自己的房门。

客厅里一片热闹,时不时传出笑声。而林在范站在段宜恩的房门前,额头靠在门板上,阖上双眼,嘴唇开开合合地一遍又一遍用中文默念段宜恩的名字。

在范终于鼓起勇气抬起手,正欲敲响段宜恩房门时,门开了。

在范的手凌空停在宜恩额头前方,尴尬地笑了笑便放下了手。

“Mark,我有话想跟你说。”在范的眼睛紧盯着Mark有点黯淡的瞳孔。

“嗯,说。”Mark偏头躲过在范炽热的眼神,试图将眼神定在在范的脚上。

Mark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在范开口说话,正当他疑惑地抬起头时,却看见在范认真的眼睛正看着他,眼神里都是快要溢出来的温柔,他听见在范开口了。用那把异常犯规的嗓音唱着这首歌。

『能拥有这样的你 对我来说如此幸运

这期间对你说不出的话

现在让我用这首歌来表达

拥有这幸福 非常感谢

I want to make you smile

Every day every night

想一直在你身旁 想一直这样下去

Please don’t leave me

不管有什么困难 只要你在

我无所畏惧』

“段宜恩,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字正腔圆仿佛教科书般的告白从林在范口里说出来是段宜恩这辈子从未想过的美梦。原来不是一厢情愿,不是自作多情。

“林在范,我喜欢你。谢谢你喜欢我。”说完这句话的段宜恩便被林在范紧紧地拥在怀里。

7.

“下一个,Mark。

他是个很少说话的朋友,但他会在必要的时候为我撑起一片天,帮我整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谢谢你为了这个舞台的付出。有你在这个团队里面,我感到安心。

Mark呀,谢谢你。”

8. *彩蛋*

“喂!朴珍荣!不要偷喝我炖的参汤!!!这是给你里兜喝的!不许碰!”段宜恩叉着腰站在厨房门口瞪着正拿着勺子揭开盅盖的珍荣。

“你们今天不许那么晚睡觉!!马上给我滚上床!”段宜恩把Bambam和荣宰的赶上床后,转身去厨房里揭开炖盅的盖子加了两勺的糖,再把盖子盖回去让他炖15分钟。

“有谦,你今晚跟我睡。”

“啊?为什么!”

“你待会儿进了房间一定就按手机按到不知道什么时间。不要让你里兜回来还不能好好休息,滚进我房间。赶紧的。”

“哦。”

====FIN====

 
热度(49)
我搞的就是真的
© 穗穗平安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