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穗平安x

戒指(德哈/HE/八年级AU)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之前看到不同手指带不同戒指有不同意义的梗 就开了个小脑洞
希望大家喜欢qaq 求批评啊啊啊啊


魔法世界经过半个世纪,终于迎来真正的平静,其中救世主功不可没。在救世主忙着在魔法部奔走,在威森加摩处理一切善后事宜当中,霍格沃兹终于重新整修完毕,并允许战争开始后尚未完成学业的七年级生重新回到校园的怀抱。

 

救世主很苦恼,非常非常苦恼。虽然能再次回到霍格沃兹让我们的黄金男孩非常高兴,但是这种高兴只维持了不到一天,就消失了。

现在的救世主正坐在格兰分多塔中他的四柱大床上看着他的魔杖发呆。更正,是Malfoy的魔杖,在最后一役的混乱中Malfoy丢给他的山楂木魔杖。

 

说实话,知道能重新回到霍格沃兹的时候Harry加紧完成了手头上还未完成的事情,只为能够赶上开学日,踩上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登上霍格沃兹特快列车,和黄金三人组的另两个人在同一个包厢好好享受最后一次的火车时光,并在那里和他6年来的死对头斗嘴。

即使他在火车上没有看见那个拥有一头浅金色发色的少爷来挑衅他,但也不妨碍他期待可以在餐厅里隔着两张长桌看到那个高傲的脸。虽然我们的救世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期待。

但是事实总是不尽如人愿,进到大厅之后,Harry特意找了一个正对着斯莱特林长桌的位子,但所看见的却是Malfoy毫无血色的脸和连讥讽的弧度都没有的嘴角。

他突然想起那次在威森加摩为Malfoy一家辩护的时候,不符合Malfoy风格的道谢以及垂头丧气。

救世主很沮丧,救世主很迷茫。像是延续了六年级的疯狂一般,Harry还是无法把目光从Malfoy的身上移开,就算神秘人已经无法东山再起。Harry近乎病态般的注视终于引起对面Malfoy的抬头一瞥。

但是,没有挑衅,没有讥讽,面无表情的Malfoy令Harry无所适从。

麦格教授,现任校长,在宣布开动之后,Malfoy立马低下头随意吃了几口,便停下手中的动作。斯莱特林的长桌意外的少人,但却是常理之中。毕竟那场大战已经削去了多数的斯莱特林势力,即使少数如Malfoy有救世主还是其他人帮忙辩护,但也不愿意再回到极有可能被嘲讽的地方。

 

随手抓起放在被套上Malfoy的魔杖施了时间魔咒,Harry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床上发了快1个小时的呆。Harry轻抚着魔杖,感受着魔杖与他魔力之间的共鸣度,虽然这支魔杖是Harry从Malfoy的身上抢来的,但根据Olivander的说法,山楂木魔杖忠诚于主人,不会轻易易主,说明了就算Harry从Malfoy手上抢过这支魔杖也理应不会用得顺手。但是魔杖和Harry的共鸣度却异常强烈,仿佛Harry更像他的原主人似的,可是恐怕伟大如Olivander的魔杖制造师也无法给Harry一个标准的答案了。将山楂木魔杖和已经修复好的冬青木魔杖放在一起,Harry翻了个身,很快就沉沉的睡去。

 

魔药课一如既往的枯燥,即使Snape已经不在了,换了一个教授来教,Harry还是没有办法喜欢上这门课程。唯一值得期待的大概就是教授把Malfoy和Harry安排做搭档,每次的魔药课制作都需要一起完成了。虽然Harry表面上翻着白眼走到Malfoy身侧,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为人知的雀跃,即使这丝丝的雀跃在看到Malfoy依旧面无表情的时候沉到谷底。

 

在教授很快速的讲解了一遍制作过程,并把制作过程清楚的列在黑板上之后,就是八年级生动手的时间了。Malfoy没有开口,但是Harry很自觉地去将材料一一挑选出来,等所有材料都摆在操作台上的时候,Malfoy这才将袖子卷到手腕,露出修长白皙的手指,开始一一摘下在手指上的戒指。Harry近乎着迷的看着Malfoy戴着戒指的手指一一恢复光裸,但却似乎突然反映了过来。

他仔细的观察了Malfoy随手放在操作台一旁的戒指,除了戴在左手拇指象征着Malfoy家族标志的戒指,其他的戒指似乎过于平凡,或者说,暧昧不明。

Harry突然想起了贵族之间总会有的政治联姻,不由得想到了奇奇怪怪的东西。银色的无花纹戒指和镶嵌着祖母绿宝石的银戒与刻着Malfoy家族家徽的戒指并排放着,很快就将Harry的思绪拉远。

但Malfoy只是轻轻的敲了敲Harry面前的操作台,提醒他回过神,便转身投入魔药制作中。

全程Harry就像个傻瓜一样看着Malfoy纤细的手指在灵活的操作着,少数一些处理材料的工作理所当然的让Harry去处理,虽然有点笨手笨脚,但Harry发誓他看到了他在第五次失手打翻旁边的材料,第四次因为晃神割伤自己的时候Malfoy的嘴角轻轻抽动了。

 

随后几天Harry都纠结在Malfoy的戒指上面。Malfoy手执刀叉享用早午晚餐的时候,那枚戴在左手中指上的祖母绿戒指就像会发光一般直直闪进Harry的眼睛;Malfoy手执魔杖在魔咒课上施展魔咒时,那枚戴在左手小指上的朴素银戒就像银匕首一般悄悄地让Harry痛得无以复加。其实Harry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只是一想到毕业后就再也见不到Malfoy,然后想到Malfoy牵着一个他不认识的女人走近婚姻的殿堂他就很不甘心。有多不甘心,大概就是Malfoy被Harry拒绝之后的那种不甘心。

 

“Harry,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Hermione抱着一本厚得可以比得上砖头的书,手在Harry面前晃了晃。

“嗯?你说了什么?”Harry回过神来,抱歉地对Hermione笑了笑,憨憨地抓了抓头,令Hermione不舍得去责备他的心不在焉。

“我是说,Malfoy最近好像怪怪的。而且你看到他手上的戒指没?”Hermione耸了耸肩,虽然觉得Harry也怪怪的,但还是先别问好了。

“嗯怎么了嘛?”Harry听到戒指两字似乎僵了僵,勉强勾起笑容,假装疑惑般的回应着Hermione。

“他戴戒指的地方太奇怪了,戴在左手,居然戴在左手。我是说,一般订婚还是结婚了都会戴在右手不是吗?而且我都没有听说过他订婚了。”Hermione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忍住没问,她知道Harry的失常绝对和Malfoy有关,虽然不能明确的确定是什么原因。

“所以?”

“所以我就去图书馆找了找资料。让我找到了这本,《魔法世界的结婚指南》。其实为什么图书馆里会有这种书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大概翻了翻,魔法界好像和麻瓜一样都是戴在右手的。但是你看这一页,有关于戴在左手的解释。”

’一般戴在左手中指上的戒指都代表戒指主人名花有主却尚未订婚或是已经心属他人……‘看到这里Harry的眼神不自觉的黯了黯,但还是接着看下去。

’……左手中指上的戒指都会镶嵌上宝石,而宝石的颜色通常都会受戒指主人认定为终身伴侣的人眼睛颜色所影响。‘Hermione看到这里偷偷瞄了瞄Harry的脸色。Harry的心开始突突地加速了起来。

’……而戴在左手小指上的戒指通常分为金色和银色两种颜色以及有花纹及无花纹两种款式。金戒基本上都会刻上花纹,这说明戒指主人已经和决定共度一生的人有着亲密的接触和进展。‘Harry记得Malfoy手上的戒指是银色的,好像是朴素的无花纹款式。

’手上戴着银色无花纹戒指的人通常都是已经决定了谁会和自己共度一生,但却因为种种的原因而没办法在一起,或是尚未在一起并且拥有亲密的接触与进展‘看到这里Harry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却又好像还有什么正等着他解开。

’左手小指的戒指受魔法控制,无法作假。唯有戒指主人和心上人有了实质性的进展才会变成金色并且会根据不同的性质产生不一样的花纹。……‘看到这里的Harry已经迫不及待的站起来,和Hermione道了个歉便飞奔而去。

聪明如Hermione看了这段文字早就猜到了八九不离十,即使非常困惑,但她比谁都非常希望自己的好友快乐幸福。

 

“喂Malfoy。” Harry喘着粗气跑到了黑湖旁边,Malfoy正坐在树下翻阅着从图书馆借出来的课外读物。金黄色的阳光打在黑湖上,反射上来的光朦朦胧胧地笼罩着Malfoy,Harry在看见Malfoy的那一刻像是被摄去了心神,再也不知道如何言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耐性终于被磨光的Malfoy小少爷开了口。

“如果尊贵的黄金男孩只是来这里和我打个完全没有必要的称呼,那我先在这里谢过了。既然我们的救世主如此喜欢这片小小的地方,现在请容许我离开,将这片地留给我们的黄金男孩。”Malfoy啪地一声将书合起来,塞进书包里,淡然的神色和毫无情绪起伏的音调令Harry回过神来。

这时Malfoy已经站起身,微微地朝Harry点了点头,便径直擦过救世主的肩直接离去。

“等等!Malfoy!I mean,Draco. Please.”Harry冲口而出的称呼令Malfoy的身影猛地滞住,空气似乎也凝结了。

夕阳打下来的暖光将两个17岁的男孩包裹起来,黑发的男孩表情真挚的说了句什么,金发的男孩背对着黑发的男孩,风吹动着浅金色的刘海,遮住了男孩的表情。微风将那近乎听不见的句子捎到金发男孩的耳边。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久到黑发男孩充满期待的翠绿眼眸逐渐黯淡的时候,金发男孩左手小指上的银戒闪了闪,开始慢慢被金色包裹起来,金色和银色交织着缠绕,直到金色吞噬了所有的银色。山楂和冬青的花纹盘在金色之上,形成独有的纹路。

 

翠绿色的瞳孔顿时被惊喜盈满,注视着眼前的金发男孩转过身来。金发的男孩抬起左手,缓缓地将唇触上那枚镶着祖母绿宝石的戒指黑发的男孩看着金发的男孩勾起唇角,拉开一个他从未看过的笑容。当夜幕来临,整片黑湖被朦胧的月光笼罩的时候,黑色和金色的发互相缠绕,男孩和男孩并肩走回城堡里。

曾经敌对的故事从今天起画上完美的句点,而关于爱情的故事才正要开始编写。

 

====FIN====


 
热度(109)
我搞的就是真的
© 穗穗平安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