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穗平安x

我的中枢神经(德哈/短篇/Inside Out AU)

Inside out x 八年级AU

 

每个人的中枢神经系统都有不同的情感交替控制着。五个最主要的情感拼凑着我们的人格,将所有画面过滤,做出最合理化的反应,并透过人的肢体动作表达出来。在Harry Potter翠绿的眼睛后方的神经系统,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紫色房间。里面有数个管道,一个金光和蓝光的互相缠绕的主控面板,一个圆状的屏幕,还有一个闪着不同颜色的容器。

欢迎来到Harry Potter神经中枢指挥部。

 

  1. Harry Potter

主导着Harry人格是闪着明亮金光的Snitch和闪着幽幽蓝光的Poly,此时这两个颜色的小人正坐在休息室内,看着身上忽明忽暗,闪着翠绿色光的Saint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主屏幕,和闪着通红火光的Riddle正在主控面板那里一起在操作着主控面板。

“Hey,Riddle,别急着发火,让我再教训教训这不知死活的小毛头。”

“Yeesh,休想。他居然叫Harry活下来的男孩!天知道Harry最讨厌那个称呼了!每次只要这个名字一出现,长期记忆区就会多一个又蓝又绿的记忆!”Riddle的头顶在冒烟,似乎再过不久就要像座火山一样爆发。

长长的记忆管道被金色的暖光塞满,但随着”活下来的男孩”的称号,记忆管道缓缓滑下一个又绿又蓝的记忆球,一遍一遍地播放着相关的记忆。

“Harry又蓝又绿的记忆球几乎都是这个金毛小子的脸,实在不太对劲。就连核心记忆都有好几颗是关于他的。还要是和Hermione他们的一起连到友谊岛。That’s gross.” Saint一边按着面板上的按钮,一边皱着眉头。直到听见Harry嘴巴说出来的话,满意地笑了笑。

“到你了Riddle。”直到玩够了,Saint才松开面板,让Riddle控制这个局面。

“让你喊Harry活下来的男孩!”Riddle压着按钮,试图让Harry对那个浅金色发的男孩发出恶咒。

 

“哟,说不过人就打算用恶咒了吗?看来我们的救世主也不过如此。”Malfoy蓝灰色的双眼内包裹着狡黠的笑意,轻轻松松地躲开了Harry的恶咒。
“Shut up Malfoy,大战过去了我还以为我们至少能和平相处哪怕一点点?”被那双蓝灰色的双眼盯得发虚,翠绿色的眼睛躲闪着,心里暗纣着还有什么恶咒可以使用。

“Oh,看看我们的救世主连好好盯着我的眼睛都做不到呢,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Malfoy的邪笑总是有办法让所有人腿软,但绝对不是格兰分多的这头小狮子。

“Cut it out Malfoy。”救世主翻了翻白眼,准备揪住时机脱身而去,但我们中枢神经的小伙伴们不准备给Harry这个机会。

 

“What the hell!我们的Harry行得正站得直,能做什么亏心事!”Riddle头上燃起熊熊的火焰,正准备按下那个暴走的按钮,Snitch走过来轻巧地推开Riddle。
“Riddle, 我和Saint会搞定这个的。现在,去跟Poly他们享受杯下午茶。We‘ll handle this。”Snitch闪着暖光的手推着Riddle的肩膀走到休息室去。

Snitch走回来的时候Saint正喃喃自语着操纵主控面板。房间窗口外的友谊岛正在运行,说真的,Snitch到现在还是搞不明白为何Harry十五个核心记忆里面有五个是关于Draco Malfoy,并且和不同的几个核心记忆一起连接到不同的岛上。

像Malfoy第一次在大厅和Harry不愉快的青色记忆球就和Hermione以及Ron的黄色记忆球就一起接到了友谊岛。

像Malfoy在盥洗室被Harry的神锋无影射伤以及在火海里骑着扫帚救出Malfoy的紫色记忆球就和他第一次和达力在小惠因区遇见摄魂怪的紫色记忆球一起连到了恶梦岛。

最让Snitch搞不明白的是,Malfoy在Malfoy庄园装作认不出Harry的时候,Harry的记忆管道在那个危急的时刻滑下金黄色的记忆球并滑进核心记忆区。两座新的,未知的岛随着核心记忆的加入,岿然立在友谊岛以及快乐岛之间。

直到今日,那两座岛依然悄无声息,相比起其他颜色明亮的岛,那两座岛只是沉默的伫立在那里,毫无运行的迹象。

Snitch一直到今天,还是没有弄明白那两座岛的意义及名字。

 

  1. Draco Malfoy

同样紫色的空间,Slytherin兴奋异常地操纵着Draco靠近落单的救世主,一开口就是熟悉地挑衅。没办法,谁让Draco的主人格是闪着绿光的Slytherin和闪着紫色光芒的Voldy。

Slytherin身边站着闪着金光的Scarlet,操纵着中枢神经的运动,让Draco的记忆管道滑下一个又一个金色与绿色交织的记忆球。Draco的记忆管道总是塞满纯粹绿色的记忆球,一个又一个的碧绿色像极了救世主的纯粹耀眼的瞳孔。

“Sly,其实到底为什么Draco会喜欢救世主那个傻乎乎的男孩。”Scarlet注视着屏幕上那个有着一头乱发的男孩,即使身为Draco的中枢神经,Scarlet一直搞不懂Draco在想些什么。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Dray知道吧,我们的任务是帮助Draco追到救世主就对了。”Slytherin耸耸肩,专注地操作着面板。

“Sly,你认为这样真的能追到救世主吗?”Voldy皱着眉头看着Slytherin的动作,有点担心这些奇奇怪怪的行为会吓跑救世主。

“Oh,c’mon vold,Slytherin办事你放心,我跟你担保,不出三个月,救世主一定会拜倒在小Dray Dray的长袍下。”Slytherin头也不回,和Scarlet一起操作面板。记忆管道一个又一个的记忆滑入,几乎所有都是Potter的脸。

Draco的核心记忆区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核心记忆球。而这寥寥无几的几个里,几乎一半以上是关于Potter的。

被招募成为食死徒的时候而滑下记忆管道的紫色记忆球和发现Harry Potter在Malfoy Manor的时候的记忆球一起连到了恐惧岛。

和Harry Potter在大厅不愉快的会面的蓝金色记忆球建立了Draco的友谊岛。

和Potter在盥洗室的对决时紫金色的记忆球,是最特别的一个记忆球。

它连接了Draco的家人岛,并在那个紫金色的记忆球进入核心记忆区的时候迅速建成了一个灰色无光的岛屿。

和恐惧岛的颜色不同,那座灰色的岛屿完全不运行,连一点点光影都捕捉不到。

和Snitch不一样,Scarlet早在那座岛建立起来的那瞬间,就对Draco中枢神经内所有关于Harry Potter的记忆球有了一个迟迟得不到的验证的合理怀疑。

 

3.

“Scared, Potter?” Draco蓝灰色的双眼载满笑意,倾身上前步步逼近,这可不寻常。Harry被逼至墙角,内心的警铃大作,但同时心脏却不可抑制的快速跳动起来。

“You wished.” Harry抑制着颤抖的冲动,察觉不到自己早已因为羞愤而染红的脸,在Draco别有用心的眼里是多么的美味可口。

“Hey,Potter。其实我没有恶意,我每次挑衅你,都是因为我克制不住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但我早已习惯说不出好话的嘴巴总是无法说出好听的话语。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你怎么说?”Draco看着眼前黑发碧眼,越发健壮的救世主,早已克制不住的悸动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嗯,Malfoy,你知道吗,麻瓜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Harry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告白,反而开始淡定下来。

“So?”Draco看着Harry不咸不淡的样子,心里开始有点着急,但脸上却不动声色。

“你现在就站在我的窗外,你要不要进来?”Harry明亮的翠绿色双眼透过眼镜直视着那双蓝灰色的眼睛,透过那双蓝灰色的眼睛,Harry看见自己瞳孔的颜色,以及整个世界的缩影。

“我以为,我早就进来了?”Draco一如往常的发挥嘴炮的技能,但是明显放松的身躯让Harry心底发笑,这个别扭的人总是这样。

伸手抱住前面那人的腰,Harry忍不住蹭了蹭他的肩膀。

“啧,Potter。蹭啥蹭呢,谁让你把手放在我腰上的,拿走拿走。”Draco冰凉的双手拉过Harry的手,将它们放置在肩膀上,然后将自己的手揽上Harry的腰。
“这种事是我做的。”Draco伸手把Harry的头强行压进自己的肩膀,嘴角忍不住扯开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4.

金黄色的记忆球滑入Harry的核心记忆区的时候,Snitch和他的小伙伴们已经完全没有精力去观察是哪一个新的岛屿浮现了。Saint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情景,Snitch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上的火热场面,Poly哇地一声哭了出来,Riddle这次连怒火都烧不起来了。

窗外那两个灰暗的岛屿随着记忆球的核心化开始运转,一个以金红两色为主体的岛屿有着四个不同的雕塑。一个有着一头黑色乱发的男人搂着一个红发绿眼的女人,而一个看上去像极了Harry黑发碧眼的男孩身边站了一个浅金色发色的男孩。Harry的家人岛,Malfoy帮他建立了起来。

另一个金红二色和银绿二色相互交织的岛屿上面有着一些些儿童不太适宜的画面在跳动,再一看屏幕上的两人正在做些儿童不宜的事情,可想而知。

啊,恋爱的季节,这个爱情岛来的真是时候。

 

 ====FIN====


黄色– Joy

蓝色– Sadness

紫色– Fear

红色– Anger

绿色– Disgust


 
热度(86)
我搞的就是真的
© 穗穗平安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