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穗平安x

最后一个 [落跑甜心] 【姜潮/徐嘉苇】

To:阿七

梗来自阿七。希望没有写崩或者写ooc【。
非RPS

 

本星期最大的八卦,恐怕就是蜜糖宝贝的最新更新。
粉色的大标题在蜜糖宝贝的博客上方晃荡,几乎同一时间全校都收到了更新的提醒。
《最佳情侣档分手,姜潮情落谁家?》
蜜糖宝贝意外的并没有在蓝底的输入框内输入文字。而是选择放入一条视频,视频的内容正是两人分手当天在校门口的争执。
“你这句分手什么意思?”一点开视频就是贝芮生气的侧脸,视频明显就是偷拍的,但是画质却好得不得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镜头马上切到姜潮似笑非笑的侧脸,
“又再帮蜜糖宝贝争取话题吗?”贝芮怒极反笑:“蜜糖宝贝最近挺安分的啊,都没什么动作。”
“何不理解为我是为我自己的人气而和你分手?”姜潮并没有被贝芮后一句话影响,只是耸了耸肩道:“蜜糖宝贝没动作又不干我的事。”
“不干你的事?呵,那是谁在和我交往的时候都是在问蜜糖宝贝会不会在这周围?最近怎么没了小动作?问这些根本不像姜潮会问的问题?”
姜潮仿佛被噎住一般半晌也没有开口,目光竟似有似无地飘到了摄像机所在的位置。画质一直很高清的视频突然就糊了几秒。
贝芮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但脸上仍然带着胜利的微笑。“好了,姜潮,你也别和我闹脾气了。我知道你说分手是假的。走吧,咱们去吃饭。”贝芮说着就挽过姜潮的手臂。
却没料到下一秒姜潮却毫不绅士的甩开贝芮的手,脸上的表情半分不动,依然是那样似笑非笑的表情。
“贝芮,我说分手,就是分手。还有,…..”后半句姜潮是靠在贝芮的耳边说的,摄像机完全捕捉不了那句话。
说完那句话,姜潮就径自走开,再也没回头看贝芮一眼。

 

巧克力见姜潮走开,连忙中断拍摄,收起摄像机。绕着捷径走到中庭,时机刚好的拦住正独自穿过中庭的姜潮。
“姜潮!”巧克力从另一边喊着姜潮的名字,一边急速走到了姜潮的面前。
巧克力绝对不会承认这个急速走是跑,开玩笑,型男怎么能在非田径场以外的地方跑呢?多毁形象啊。
俩人并肩穿过一片又一片的草地,回到了他们的寝室。
途中俩人没有说过一句话,仿佛身边的人是透明一样。周围很嘈杂,到处都有人在走动。但是俩人之间的氛围却很宁静,一点尴尬的气氛都没有,像是被整个世界隔离开的一片净土。
虽然姜潮没有说话,但巧克力能敏锐的感觉到姜潮并没有不开心或是有一点点的沮丧,相反的,姜潮非常的开心,打从心底的那种开心。
姜潮不开口,徐嘉苇也不会问。这是他们相处那么久累积下来的默契。
徐嘉苇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口,什么时候不行。巧克力知道什么时候姜潮快乐,什么时候不。

 

回到寝室后,巧克力趁姜潮用浴室的时候上载了今天拍到的视频并发送博客。
搞定一切之后,巧克力心情很好地开始拆开自己的床单和被套,准备送到洗衣房洗。
“姜潮,我去一趟洗衣房!”巧克力对着发出连绵水声的浴室喊了声,就抱着床单和被套走了出去。

 

姜潮推开浴室门的时候就看见巧克力的DV和电脑正摆在桌子上,还毫无防备的开着蜜糖宝贝的界面。
姜潮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过去替巧克力收拾好DV和电脑,关掉博客的编辑页面,省得巧克力回来看到开着的电脑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
反正,不管是蜜糖宝贝还是徐嘉苇的关注点只能是姜潮,而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巧克力慌慌张张地推开寝室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姜潮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看书。巧克力扫了一眼书桌,发现电脑和DV都是关着的,才悄悄舒了一口气。
姜潮透过书页顶端瞄着巧克力的小动作,掩盖在厚重的书下面的嘴角轻勾,心里暗暗庆幸刚刚自己替他关了电脑。
这个小迷糊估计忘了自己关没关电脑了,姜潮想。
“被套和床单今天是干不了了?”姜潮看着坐在书桌前的背影,问道。
“不会啊,你看今天的天气……”巧克力的后半句被噎在了喉咙里,在他抬头看出窗外的时候。
“哦今天的天气怎么样?”姜潮摇摇头继续补刀。
“怎么会这样?刚刚明明天气还很好,现在居然一秒来了乌云!”巧克力满脸幽怨,转身看着盯着他的姜潮。
”算了,我等会儿去和袋鼠要过另一套被套好了,没有床单和被套睡得不舒服。”巧克力剐了一眼窗外,垂头丧气的准备出门找袋鼠。
“不用麻烦了,今晚和我一起睡吧。反正明天没上课,挤一挤不是什么问题。正好来个促膝长谈。”姜潮笑了,紧盯着巧克力的眼睛不放。
巧克力看着姜潮深色的瞳孔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两人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大雨已经下了好一会儿了。蜜糖宝贝的博客更新正巧就卡在那个时间点。
巧克力看着那条博客,抬头瞄了一眼姜潮看不出表情的脸,小心翼翼的开口:“所以,你们分手是真的?”
“蜜糖宝贝都放了视频,你觉得呢?”姜潮耸了耸肩,放下手机,继续拿起筷子吃饭。
“可是……”巧克力还想开口,就被姜潮打断了。
“没有可是,吃饭。”姜潮说完这句话就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点重便抬起头朝巧克力安抚性的笑了笑,放柔了声音:“真的没事,快吃饭。“

 

躺在姜潮的床上,巧克力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突然就开口了:“姜潮,你怎么就和贝芮分手了呢?” 她是我为你找的最适合你的女朋友了啊,你和她分了,我该怎么办。我完全不敢看你和其他女孩一起的背影啊。
“没为什么,就感觉不对。如果对着贝芮的时候想着另一个人这样对贝芮也不好。”姜潮仿佛无所谓一般将背靠在墙上,盘着腿坐在床上。
“嗯?另一个人?”巧克力感兴趣的翻起身,手撑住头,手肘靠在床上支撑自己,侧身看着姜潮。
“嗯,另一个人。”姜潮深色的瞳孔里平静无波,看着巧克力的眼神也毫无破绽。
“谁啊?”属于蜜糖宝贝八卦的尾巴悄悄翘起,属于巧克力的心酸悄悄塞在心房底,属于徐嘉苇的失落却被揉碎在眼里。
“不说他了,反正是个小迷糊。”姜潮挂起从未有过宠溺的笑容,连他自己也不自知。但看在巧克力的眼底还是感觉涩涩的。

 

“姜潮,你看你谈过那么多女朋友,哪个最合你的意?”巧克力眼睛不自觉的轻眨,看着姜潮的侧脸,带着八卦的语气问道。
“下一个女朋友。”姜潮忽然滑下来,躺在巧克力身边。
“啊?”巧克力错愕的瞪大眼睛。
“啊什么啊。”姜潮无动于衷的整了整被子。
“这算什么答案?”巧克力推了推姜潮的肩膀。
“那就,最后一个女朋友吧。”姜潮整好被子就直勾勾的盯住徐嘉苇。
“什么?!”巧克力这次简直快从床上弹了起来。
“干嘛,最后一个女朋友一定是最合我心意的那个啊。”姜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揉乱了巧克力那头因为洗完澡有点软趴趴的浅棕色头发。
“也对,那你会被什么样的女孩子彻底攻略?”巧克力八卦的因子被挑起,眼睛一瞬不瞬的盯住姜潮的眼睛,像是要看进那眼里的最深处。
“最后一个女朋友的样子。”姜潮笑出声,仿佛觉得这样逗巧克力很有趣。
“喂!不要开玩笑!我很认真诶!”巧克力整个人都不服气,顺着刚刚那个姿势贴近姜潮。
“最后一个女朋友当然是能够彻底攻略我的那个啊。”姜潮仿佛在说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咦,也对。”巧克力就这样被绕进姜潮的弯弯道道里。姜潮看着巧克力迷糊的纠结在这个问题里面,轻轻笑出声。
“诶?不对啊!”巧克力像是终于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
“好了别纠结了,快睡觉。”姜潮好像从巧克力躺在他床上的那一刻起就无法停止涌上来的笑意。那笑意仿佛就是从心底升起的一般,压也压不住。

 

巧克力躺好,默了两秒,突然又开口了:“那你为什么和贝芮分手?”
“因为蜜糖宝贝。“
“什么?!”巧克力这次真的从床上弹了起来。
“那么惊讶干什么。你没看视频吗。”姜潮闭起眼睛不当一回事。
“不是啊,视频又没说清楚。然后你最后一句和贝芮说的是什么啊?”
“我说,我喜欢蜜糖宝贝。”姜潮睁开眼睛,神情开始有点不耐烦,将巧克力拉下来,让他躺好。“有完没完,快睡!”
“欸等等,你刚刚说什么?”巧克力整个人都愣住了,像是没反应过来。
“没说什么。”姜潮再次闭上眼睛,拼命忍住嘴角那快要溢出的微笑。
“你明明就有!说清楚!”巧克力开始死缠烂打,侧翻身就是一顿摇。
“别问了,睡觉。”说着姜潮就抓着巧克力的头往自己胸口按,巧克力立马就噤了声。
巧克力僵在姜潮的怀里,最后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豁了出去一样将手放上姜潮的腰部。听着耳边传来的心跳声,巧克力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额头和手掌心传来的温度却告诉徐嘉苇,这一切是真的。真的是真的。
“我说,我喜欢蜜糖宝贝。”姜潮的声音仿佛叹息般在巧克力的耳畔响起。
巧克力整个人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追问些什么。
他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放任自己沉浸在这个奇怪的怀抱里。
在快要睡着的时候,巧克力模模糊糊的听见姜潮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梦境一般软软的,毫无真实感。
直到很久以后,巧克力才知道姜潮说他喜欢蜜糖宝贝的时候没有开玩笑,说喜欢徐嘉苇的时候,也不是徐嘉苇的幻觉。
这一切,都真真实实的存在着。
姜潮说:“但我更喜欢徐嘉苇。”

====FIN====

 
热度(8)
我搞的就是真的
© 穗穗平安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