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穗平安x

【德哈】时光梦游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梗/有很多bug别介意/一个流水账的故事/糖刀见仁见智


To: @猫骨头 

以3年为期限,做个长远的梦。谁曾想过,3年后我们的关系突飞猛进。缘分是如此奇妙,我珍惜我们现在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不知道还能走多久,但有多久就走多久吧!

北京时间3:18分,取生日日期的号码,也算个迟到的生日贺文啦!

100天大火快乐 💙 


01.

Harry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格兰芬多标志性的红金配色。

红色的床帘,金色的细边,红色的床单,金色的床柱。他一动不动地躺在柔软的四柱大床上,脚板贴着金属床柱。冰凉的触感从脚底传遍全身,脚板底也冰冰凉凉的,像是在提醒Harry不是在做梦。

他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像是上面有什么奇特的值得研究的东西,尚未带上眼镜的视线一如既往地模糊不清,但他却看得格外认真。

许是眼睛睁得太久了,竟有些酸涩的疼。他被动地眨了眨眼睛,缓了两下,也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像是怕碰碎这个梦境里一样,他再次小心翼翼地关上眼睛,嘴巴小声地念叨着什么,然后再次缓缓睁开。

景象依旧没变,依旧是红金配色的宿舍。他才惊醒般地坐起身,发现舍友们都安稳地躺在床上睡觉。

他明明,昏倒之前还在Malfoy家的地窖里的,怎么转眼,又到了霍格沃兹?

楼梯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Harry惊觉且习惯性地摸向枕边抽出魔杖。他拿起魔杖的时候,才发现不是他自己的那只冬青木魔杖。可是来不及想多了,长期训练出来的危机感应促使他将魔杖对准宿舍门口,却听见一道异常熟悉,却稍显稚嫩的声音。

“Harry快开门!你待会儿比赛要迟到了!”是Hermione。她正疯狂地敲着四人寝的房门,像是要把整个宿舍楼的人都吵起来一般。

Harry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只会抓着魔杖呆坐在床上。

“Bloody hell。Hermione别敲了!Harry已经起来了!”Ron烦躁地薅了把头发就坐起身,看见Harry起了床就朝门外喊。

“Neville快点起床了。送我们的大勇士去比赛了。”Hermione的声音刚消停,Ron就叫醒了Neville,自顾自地走到浴室里准备洗漱。

Harry很快就把几条线索串联在一起了。似乎,是3年前的那一场,火焰杯吧。


02.

Harry坐在扫帚上的时候,意识到了他即将重新以不一样的视角和心态,再次走过当年的四年级。

他在打败匈牙利树蜂的时候,发现一切都是不可逆的。即使他想尝试着试用别的咒语,但在紧要关头使出来的时候,却还是和当年一样的咒语和招数。

他降落的时候,抓着山楂木魔杖,温暖的热流像是有自主意识的,每次他握紧魔杖的时候就会缓缓传遍全身,像是在小心翼翼地给予他安全感一样。

前面也说了,他不能改变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也不能更改任何会影响未来的时间线。也是因为这样,他不再需要去研究第二场比赛的金蛋了,他花了更多时间关注Draco Malfoy的一举一动。

他还记得在Malfoy庄园里Draco被要求指认他的时候一遍又一遍斩钉截铁地说不是,即使害怕得全身都在颤抖。

他知道Malfoy已经认出他了,正如Harry无论如何也会认出Malfoy一样。这是死敌天生就有的敏锐,又或许不是因为敌对,而是别的什么,可是谁又说得清呢?

反正,Harry花了更多时间关注Malfoy。他花的时间和精力超出了预期,甚至吃饭的时候动不动就往Malfoy那边看。

但是他什么都没看出来,只看出来了Malfoy一个星期都会收到一封匿名的信,收到信的时候就会开心上好几天,甚至不会到处去欺负人。看到Harry也只是高傲地抬起头就路过。

发现Malfoy挺喜欢吃甜食,吃甜品会不自觉吃得比正餐多,还要靠Pansy制止才会克制地收手。

他什么都没看出来,但却发现了以前没发现过的小细节。

Malfoy的形象在他心里原本是刻板的食死徒儿子和自己一辈子的死对头,但经历了这几个星期,Malfoy的形象在他心中逐渐鲜活了起来,把以前缺漏的部分慢慢填补上去,也就是个和Harry同龄的巫师而已。


03.

金蛋的线索他早就知道了,所以也没有特意去解开这条线索。可是他一直不知道这条线索的提供者是谁。

于是这次,他决定多追问两句。

是Malfoy。他前天晚上就在Great Hall里大声炫耀说他有级长浴室的密码,甚至把Krum带进去了级长浴室,在那里解开了金蛋的线索。

Cedric回忆的时候说,那时候Malfoy的眼睛一直往对面的餐桌瞄,一点也不像在专心炫耀自己认识Krum还把他带进级长浴室。更像是想要把这个消息传递给某人,才用这种笨拙得像幼儿园大班小朋友的幼稚方法。

不过他好像没把消息传递给想要的人,因为他瞄到格兰芬多餐桌的时候,突然就消声了,别人怎么追问,也不肯再张嘴。

Harry了然地笑了笑,谢过Cedric就急匆匆地跑走了。

他是在黑湖边找到Malfoy的,那人躺在黑湖边上,夕阳的金光照在那人脸上,脸上细小的绒毛都像是银白色的,本就特别浅的金发映着金光也像是银色的。

风徐徐吹过,悄悄吹起了额前的刘海,那人闭着眼睛在黑湖边上睡着了,一点也没注意到Harry悄悄靠近并坐在了他身边。

Harry从怀里拿出了三年级的那张纸鹤,轻轻地拆开来。

那是他在自己的行李箱最底层找到的,和父母的合照一起放在了行李箱暗层里,拆开来的时候,上面还是Malfoy像是小学生笔触一样的大作。

他用山楂木魔杖在纸鹤上清空了里面的字迹,再用魔杖画出一个金蛋,写上Thank you。

落款,是Malfoy亲手画的那副眼镜和闪电疤痕。

他用手沿着折痕重新把纸鹤折好,放在了那人的手边,又悄悄地离开了。

他没发现,身后的那人,在他起身的时候就睁开了眼,一点也不像刚睡醒的人。


04.

那天之后Harry和Draco的关系就变得有点奇怪。

Draco不再主动挑衅Harry了,甚至在Snape恶意(其实一直都是好意)将他俩放在一个魔药小组合作的时候也能和平共处。

虽然很多时候调制魔药的时候Harry都看得出来Malfoy差一点就要因为自己的愚蠢而破口大骂了。但每次Harry都主动说了对不起,还会小声问他为什么不能这样或者怎么会做错。

刚开始的是Malfoy是不想理他的,但Harry压根不怕碰壁,没有回答他就摸摸鼻子去做应该做的事情,下次犯错了还是会小声认错。

Malfoy一点也承受不住这样善于妥协的Harry,但是他不知道妥协只是Harry暂时的计策而已。Harry有一肚子的计划,准备开展呢。

Malfoy开始会小声地指导Harry的问题和做法,出错的时候就会瞪一眼那个绿眼睛里写满了歉意的人,然后带着一点点不耐烦给与帮助和解惑,自然得就像他们从来不是死对头。

可是他们又不像是和好了的样子,出了教室之后,该瞪眼还是瞪眼,不过都是Malfoy单方面瞪眼了。

他每次看到Harry,就会习惯性地瞪眼,还没开口挑衅,就会看见Harry笑得弯起来的绿眼睛,像在和他打招呼,就连Hermione对他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Ron还是没有和Harry和好,Harry也不着急,反正第二场比赛之后会和好的。他也很习惯一个人在校园里乱晃的日子,偶尔对Malfoy散发一点友好的信息,看着那人不知所措的表情,小日子也过得很好。

但是第二场比赛还没开始前,一切就乱了套了。

第二场比赛开始前两天,Pansy就破天荒的找了Hermione,说是Draco已经消失了一天了,去找Snape报备的时候Snape也无动于衷,只好来求助校园里最聪明的小女巫。但是Hermione好像因为平时本来就不怎么待见Pansy一伙人,所以在图书馆前皱着眉头听他们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回到图书馆。

Pansy其实也是看在最近Harry和Draco的关系有一点缓和,才大着胆子来找Hermione,哪知会被拒绝得如此彻底。

她刚生气又焦急地抬脚想走人,却发现Hermione飞快地推开了图书馆的门,背着沉沉的书包拉着Pansy飞速越过长廊。


05.

Hermione和Pansy坐在空教室里,脸上写满了焦急和紧张。

Harry推开门的时候,就知道了今天早上纠结的问题答案。

他早上的时候还在想Ron怎么还在寝室里倒头大睡,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被叫去找教授,然后就被藏起来一直到比赛开始吗?

他想不通,还以为是自己记错了时间节点。可是看Hermione和Pansy焦急地坐在一起,他就知道,不是时间节点错了。而是这次在水下的人,换了。

Harry怎么也想不到,是他那张放在Malfoy手边的纸鹤,改写了从那个时间起的所有时间节点和重要事件。

他不知道的是,他违反了时空秩序,创造出了另一条时间线和故事线,把原本的结局往不一样的方向拉扯。

他不知道怎么和Hermione还有Pansy保证Malfoy会没事的。但是他心里知道,如果救不出Malfoy,就不会是没事那么简单了。

所以他连夜拿了更多的鱼鳃草,又悄悄把火弩箭从扫帚柜子里放了出来,做好所有的防范措施,只为了明天能确保两个人质都活着浮出水面。

他还记得自己当年多救了一个人质。

可是这次芙蓉亲自把妹妹救了出来,而Harry也用了比上次短的时间救出Malfoy。

他和Malfoy同时浮上水面的时候,原本正在欢呼的人群突然沉默了下来,Harry甚至听到了几声抽气声,在沉寂的空气里显得尤为刺耳。

Malfoy此时此刻尚未苏醒,Harry也不再顾及其他人怎么想,刚上岸就把Malfoy背着往临时搭建的医务帐篷走去。观众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互相交头接耳,交叠在一起的窃窃私语也变得吵杂了起来。

刚喝完Madam Pomfrey递过来的热汤就看见Pansy和Blaise冲了进来,而Ron阴沉着脸跟在Hermione身后走了进来。

Pansy站在病床边看着还在昏迷的Draco,身旁还有Madam Pomfrey挥着魔杖大声嘀咕这场比赛的不实用性和危险性,才终于确认Draco安全地活着。

Harry好笑地看着她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双腿一软差点跌在Blaise的怀里,然后才冲过来Harry的病床激动地抓住Harry的手。

她小声的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谢谢,像是不习惯说出表达感谢的话语。翻来覆去只会重复这两个字。最后还是Blaise说着Draco要醒来了,之后再带Draco来感谢他,才把Pansy拽走。

Ron阴沉着脸看着Hermione坐在病床边悄声和Harry说话,内心是怒意在翻滚。本来Harry和Ron是因为这场比赛才和好的,现在却因为这场比赛而闹得更僵。

他看了两眼,在Pansy离开Harry的病床,确保Harry看到他之后,转身就走,还不忘拉上Hermione。

Hermione抱歉地看了眼Harry,见Harry让她放心的跟上去,她才半跑着追上去跟着Ron离开。


06.

Draco是晚餐之后在Great Hall外面拦住Harry的。道谢的时候脸上是充血一般的红,似乎也是不习惯和死对头道谢。

Harry点头,说想谢谢我的话,陪我到黑湖边坐一会儿吧。

Malfoy的脸上刚开始是抵触的神色,站在原地不愿动。Harry走了几步路之后回过头来问道,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去吗?

微微歪着的黑色瓜皮脑袋和闪着光藏在厚底眼镜下面的绿眼睛都像是蛊,在昏暗的灯光下蛊惑着Draco去接近。

他们沉默着并肩往回走进Great Hall,听见吵杂的Great Hall突然变得无比寂静,还有些抵挡不住的窃窃私语。

走出Great Hall的时候才发现今晚一颗星星也没有,和Great Hall的天花板形成鲜明的对比,显得格外暗淡。

Harry随便挑了个地方坐下来,然后抬头看了一眼Malfoy。Draco看了他一眼,才磨磨唧唧地坐到地上,刚想嫌弃湖边太凉,就感受到一股热流包裹着他们。

Harry施了保暖咒。

Draco的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觉得温温热热的。

那天他们俩就坐在湖边什么话也没说,后来Malfoy实在是被这几天的事情折腾得太困了,一下就睡倒在了Harry的身上。


07.

Draco被刺眼的阳光弄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头舒服地枕在了Harry的肩膀上,而他们俩身处的地方是一间空教室。

Harry昨天悄悄用漂浮咒把人弄进了空教室,然后坐在Draco身边小心地调整了他的姿势,就一起睡着了。

Harry起来之后,沉默着把Draco送回了地窖,然后在Draco进入斯莱特林寝室之前,拉住了他的袍子。

喂,可以抱一个吗?Draco听见Harry这样问。他还没来得及回答,下一秒就撞进了一个怀抱里,还有着昨晚淡淡的草香和教室里的木头香气。

Harry的脸蹭在他的脖颈处,让Draco泛起一阵疙瘩,觉得不自在的同时,心里又有一点不为人知的小雀跃。

然后他听见Harry的声音在颈间模糊地响起。他说,我们不敌对了好不好。

他不记得他的反应了,但好像是点头了。因为那一整天,Pansy都一直在问他为什么心情突然那么好。


08.

那句话就像是告白了一样。

俩人总是遮遮掩掩地在不同的角落见面,小声聊天,小声告别,无声拥抱。

Harry闭口不提火焰杯的第三场比赛,Draco也悄悄收起那些尖锐的小刺。

两人都收起了坚硬的外壳,把彼此柔软的地方悄悄展露给对方看。然后发现其实对方和自己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一开始都是很想和对方成为朋友并非敌人的小心思,或是一些小想法和小习惯。

他们偶尔也会斗嘴,像是没办法改掉的小习惯。可是总是吵着吵着就会抱作一团,变成了互相在耳边低声说着情话。

他们没有告白,没有确认关系。一切就是顺其自然的发生了,像是相处多年知根知底的情侣,突然就同居了,突然就结婚了。

不需要特别的契机,就只是该发生了就发生了而已。

可是火焰杯不是Harry不去想不去提,就不会发生的东西。

很快就到第三场比赛前一天了,他依旧在万应室里和Draco约会。

他在睡着的边缘听见Draco说,明天的比赛危不危险啊?

我也不知道。Harry突然就睁开了眼睛,小声回复道。

那你要安全回来。

好。

我虽然不知道多久,但是你要打败那个人。救出我,然后我们一直在一起。

好。

我不讨厌你。

我也是。

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吗。

应该吧。

可以吗。肯定点告诉我。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好。我相信你。

Draco抱着Harry,坐起身来认真的看着他。灰蓝色的眼睛盈满了难过和紧张。

Harry回看他,绿色眼睛里尽是放松自在和信任。

Draco在Harry还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堵上了他的嘴。这是俩人交往以来第一次那么认真深入地接吻,像是没有明天和未来一样。

Harry很快就被Draco吻得喘不过气来,刚想让Draco松开他,恍惚间却似乎看见Draco拿起魔杖,然后一记昏昏倒地就砸中了他。


09.

Harry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红银配色的房间里。

周围是熟悉的装潢和布置,但他有些想不起刚刚梦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梦里发生的事情有些真实,让他分不清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

阳光透过银色半透光的床帘照进不大的房间里,双人床单上满是奇怪的皱褶。

Harry皱了皱眉头,并没有缓过神来。

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

浅金色的头颅探了进来,看见Harry顶着一头睡得凌乱的头毛呆呆地坐在床上。

灰蓝色的眼睛笑得完成一道桥,摇着头走进房间拽着自己的男朋友起床。

懒虫还不快点起床,再不起床,今天和爸爸妈妈的晚餐就要迟到啦。Draco推着Harry走进浴室的时候说道。

Harry终于回过神来,转身看着Draco,然后抬头在他的下巴啄了一下,然后认真地用绿色的眸子注视着灰蓝色的瞳孔说,谢谢你。

你是不是睡傻了呀,快洗漱。Draco本来被Harry严肃的阵仗吓到,但是又被Harry这个反应逗得发笑。

他走出浴室之前,亲了一下Harry乱糟糟的发顶。说,我也爱你。


10.

我也爱你啊。你承诺我的事情,都做到了。
明明也是会魔法的人,却依旧像是被你的魔法击中了一样。
这不是梦。
就算是,我也不愿醒来。


END


 
热度(113)
我搞的就是真的
© 穗穗平安x | Powered by LOFTER